养猪三十年——我的诗样人生

作者:最新动态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3 15:25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今天看到陈斑竹值此“五 .一”之际在猪猪论坛征文,提议将自己的养猪生涯写成传记,联想到自己从87年开始养猪,到如今已近三十个年头,洋洋洒洒写个十万字的章回体自传应该是有的,但考虑到猪君 日夜操劳,难有闲暇去读,加上奖品也只有自拍神器是我所想要的,功夫岂不白费?平日里,我已将自己养猪生涯所感所受,或诗或歌或 词或赋记将下来,正是生平写照,应题应景,遂积极应和,呈与猪君,愿共同分享。

87年是国家“星火计划”初年,刚开始饲养瘦肉型猪,我们这一代应该算是元老,自己也刚18-19岁的年纪,新鲜事物,很有干劲,但生活条件也艰苦,我当时在猪场黑板报上写下《单身汉之歌》,诗证如下:

天将晓,连忙看手表,想想上班时还早,蒙头又睡了。

八点多,掀开热被窝,摸摸肚子有点饿,早饭已开过。

去上班,饿着肚子干,三下五下活干完,等着吃中饭。

午时到,忙往厨房跑,揭开锅盖往里瞧,又是白面条。

白面条,菜是青辣椒,吃它实在受不了,半碗又倒掉。

到下午,饥肠响如鼓,俄得实在受不住,只把清水吐。

晚饭好,实在饿弯腰,管它啥饭都得吃,吃完好睡觉。

单身汉,生活太难熬,生活条件得改善,场长多关照。

这里面多少有夸张的成分,并不是天天这样,上板报是想引起场长的关注,改善一下生活条件而己。

那时候,我们当然是从饲养员开始做起,平日里我也看看书,其实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于是,我从我哥家借来几本兽医教材,包括生物学,解剖学,药理学,病理学 等等,翻了个遍。刚说过“星火计划”嘛,那时有个“广播电视学校”,负责农村成人教育,场里出资,本场的年青人报名的不少,开始学习大家跟玩儿似的,没有 当作一回事儿。考试时教委接管了,监考还是比较严的。前面有了基础,我是县里面一次性考试毕业的人中少数几个人之一。于是乎,我担任了场里的兽医。

那时猪病很少且简单,血痢是常见病,多发但能药到病除。血痢用乙酰甲喹,喘气病用卡那霉素一两针就能搞定。

当然也有复杂点儿的,如链球菌,水肿病。当初链球菌抗药,青链霉素,磺胺药用久了不管用,我用卡那霉素静脉注射一针搞定,说起来没人信,越是懂药理越是不理解,所谓实践出真知就是这样。水肿病也难治,老兽医把它看成不治之症,我用甘露醇脱水,同时用大剂量芒硝加土霉素灌服,治愈不少。不懂药理病理的人说用芒硝和土霉素茅盾,懂的人知道这是辩证施治,标本兼治。

给公家打工,踏实干事的人不多,我人老实,叫干啥干啥,我把这当作学习。1997年,畜牧局租了一个猪场,把我们派去养猪,我既干兽医,生产统计,还兼会计,工资比同职位的同事每月只多十元,亏是亏大了点儿,但为我后来自己管理猪场打了基础,积累了经验。